Post Jobs

尽管不是《纸牌屋》S5观点最成熟、优质的评论

图片 52

第五季《纸牌屋》是迄今为止一次性最耗费我精力的剧评对象了,周六花了一整天回顾了13集,粗选出了330多张图和近7000字的剧情大纲(再慢慢删)。

如我先前所说,S5算不上好,但放在芸芸美剧里依然是部还可以的作品,值得为其花费这么些时间——按照计划,我分成了四个主题,分别为“剧情篇”、“下木篇”、“权力篇”、“牺牲篇”。

写完后我可以自豪地说一句:尽管不是《纸牌屋》S5观点最成熟、优质的评论,但一定会是内容最细致、全面的剧评(就当勤能补拙吧)。

剧情篇——

本篇主要是捋一遍这季的主要剧情,许多细节放到后面三篇再讲。

第五季的故事紧接上季结尾,安德伍德夫妇开始在全国散播恐惧(《纸牌屋》S5回顾+预热:以鲜血与骸骨,为我加冕),起于大选前三周弗兰克强推全国戒严,终于克莱尔成为总统准备搞事,期间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下木夫妇不择手段把大选作废(1-4集),其次是正式换届前弗兰克重掌话语权(5-8集),最后是当选之后阴谋争权的大混战(9-13集)。

1、拖延期

下木夫妇说到做到,两人分头行动,大肆在国内散播恐

图片 1

克莱尔不厌其烦地上镜演讲,呼吁国民睁大眼睛,“互相监督以确保所有人的安全”,名为“保障安全”,实为营造人人自危的氛围。

弗兰克则戴了国会胸针硬性来参加众议院会议,并且不顾反对,上台大放厥词:

“我不在乎,而且我也不在乎你的调查委员会,那不是我今天关心的东西,我要去出席一个美国爱国者的葬礼,他在美国境内被人砍头,众议院却在今天辩论我?……我不会退让的,因为我等不了……我要求所有众议院议员表明立场,我要求国会正式对哈里发国宣战,在本土,也在海外。”

图片 2

国会被搅得一片混乱,不少共和党议员直接拂袖而去……一定程度上,弗兰克成功了,他用过激的言行转移了调查方向,现在,更多注意力放在了总统强行要求开战是否合理上,而暂时忽略了《先驱报》的报道。

图片 3

出席完葬礼后,两人都感觉火候依然不足,这时,对手威尔·康威妻子汉娜力挺凶手母亲的视频,让克莱尔找到了灵感:“我们必须扩大恐惧感,那个母亲能帮我们做到。”

之后,克莱尔见到了马斯特森太太,轻而易举攻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出门后呼吁约书亚自首,看似合情合理,其实只为平静地撕裂安宁。

与此同时,克莱尔又去一家发生爆炸的商店视察,把普通的安全事故暗示为恐怖袭击,被清醒且愤怒的民众骂作“战争婊子”,还泼了油漆。

图片 4

事实上,此时弗兰克早已关押了剩下的凶手约书亚:“你以为我没抓住他,我会任他在外面流窜吗?”

为了营造恐惧,弗兰克刻意瞒报了抓捕进度,在榨干约书亚为数不多的价值,并羞辱地体无完肤后,下令直接处死。

接着,弗兰克对外公布扎克瑞和约书亚两名凶犯均已枭首的消息——

图片 5

同时,他还把两人说得跟海外的ICO和国内ICO网络都有密切关系,反正死无对证,自然要发挥最大的“作用”。

图片 6

在万圣节,总统召开州长会议,想告诉大家全面警备的重要性——弗兰克想下达行政命令,扩充各州的国民警卫队,以确保选举日公共场合的安全性,督促这些州长合并投票站,建立“投票中心”,这样民众会觉得出门投票是“安全”的……

实际上,弗兰克的目标是五个关键州的州长,比如俄亥俄州的奥姆斯泰德,以及和宾州的马修斯。

图片 7

道格紧跟弗兰克的步伐,留下了五个关键州的机要秘书,希望他们能在大选前建立合作——在共和党票仓实行戒严。尽管名义上这事关国家安全,但谁都看得出来,这只会适得其反。

另一方面,威尔的副总统人选布洛哈特将军,得知弗兰克想拿国民警卫队做文章,在录完节目后,自以为没人会听,说了一番日后会把自己绊死的言论:

“我对天发誓,要是安德伍德往边境派兵,我第一个站出来让军人抗命。”

图片 8

宾州的马修斯州长和弗兰克达成“协议”后,却在听证会上近乎凌乱,正当他快要被攻破防线时,整个华盛顿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信息干扰——正是弗兰克指使麦卡伦搞的破坏。

或许只是一场恶作剧,但弗兰克在随后的广播讲话中,立刻把这说成了很可能与ICO有联系的网络攻击。

图片 9

制造威胁气氛的效果立竿见影,比如奥姆斯泰德州长的幕僚长塔尼亚都开始觉得增加国民警卫队是对的。

弗兰克也借机指挥了国民警卫队并且施行宵禁,把威尔逼得大发雷霆。

大选前夕,本该早就表态支持弗兰克的马修斯州长却一直虚以委蛇,道格甚至上门“威逼”,马修斯终于说出真心话:自己不想站在败者那一边。

图片 10

作为弗兰克的竞争对手,深受镜头喜爱的威尔决定发挥长处,搞“24小时网络直播回答提问”的噱头,却不断被人问到和说到他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这让威尔如坐针毡(可能是PTSD,也可能英雄事迹有所捏造),而这当中也有弗兰克指使的致电。

形势不容乐观,弗兰克在克莱尔那里得到短暂慰藉后,打电话给威尔,又补了对方一刀:“无论你在海外有过什么遭遇,你都不必感到内疚或惭愧。”

图片 11

当然,那些都是花架子,真正的结果得由投票结果说了算。

大选开始,但下木夫妇节节败退,甚至连弗兰克老家南卡州的选票都丢了……这让两人的惯常节目也变得索然无味……

我们能够接受失败吗?不能。“这是我们的地盘,我们不会走的。”

图片 12

做了短暂调整和计划后,下木夫妇重整旗鼓,先是出来鼓励竞选团队成员,再开始耍各种下三滥的“阴招”。

比如旧事重提——前两天凯茜曾提出在选举日逮捕疑似恐怖分子卡拉比,被弗兰克否决——现在弗兰克却郑重其事地拿卡拉比说事儿,又把凯茜惊讶到了。

图片 13

好巧不巧,卡拉比出现在了摇摆州田纳西州,一个投票站出现了袭击事件,还有人入院……

对此,下木夫妇却不顾投票对自己有利的“事实”,不断安抚米切州长和广大国民,克莱尔还直接做全国电视演讲,一再强调“现在投票不仅是安全的,更是你们的责任。”

图片 14

下木夫妇越是表现地气定神闲,格林副局长等人越是给出模棱两可的回应……越说“不要担心”,只会让人更觉得“必需担心”。

终于,不堪重负的米切州长在田纳西州执行全州宵禁,而利于威尔的投票还未结束。

图片 15

狙击一个摇摆州还不够,想要达成目的,必须搞掉另一个。手握“重器”的弗兰克犹豫着要不要麦卡伦动手,克莱尔直接帮腔“同意”。

于是,道格出马,逼迫麦卡伦制造俄亥俄州面临恐怖威胁的伪证。

与此同时,弗兰克还要玩一出心理战,他貌似认输,打电话给威尔祝贺他获胜,让康威夫妇欣喜若狂……

图片 16

正当他们准备庆祝时,俄亥俄州的奥姆斯泰德州长却公开讲话,“被逼无奈”撤掉三个共和党票仓郡的投票站……

由于此次选举的混乱,几乎每个州都提起了诉讼,许多州都关闭了投票站,并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还提起了诉讼。

图片 17

最终,两位候选人都没拿到270张选举人票,这场大选没有结果。本该准备卷铺盖的安德伍德夫妇,靠着下流的阴谋诡计,又续了两个多月的加时赛。

与此同时,一再被逼犯下重罪的麦卡伦不堪重负,独自跑路了。

2、加时赛

由于没能选出下任总统,美帝政府三大分支全都深陷危机,国会吵成一团,最高法院少了位法官,行政机关群龙无首……

这时就需要第十二修正案来帮忙了,“由众议院来挑选总统,由参议院来选副总统,这群人,靠威逼利诱总能为我所用,所以,还是我胜。”

图片 18

在这场漫长且未知的拉锯战中,年轻稚嫩的威尔显然已经快抗压不住了……相比之下,老谋深算且见惯大风大浪的弗兰克则显得游刃有余。

只要搞定几个摇摆的议员就可以了——弗兰克看中了颇具影响力的艾利克斯·罗梅罗,就算他之前曾和威尔眉来眼去也没关系。

图片 19

无他,因为弗兰克相信能力,更相信野心。罗梅罗嘴上说着不要、不行,心里却希望弗兰克他们继续抵抗。

道格的步步紧逼,却没有莉安人情关系奏效……最终,总统之位依旧继续悬而未决,副总统由克莱尔担任。

在此情况下,克莱尔暂代总统职务。

图片 20

弗兰克继续找众议院议员们谈话,克莱尔则担心弗兰克的胜算。之后,他们开始讨论该继续让众议院投票还是交还两州选民去投票。

由于前者仍对弗兰克不利,他们决心把权力“还给人民”,而议员们却都不同意再折腾一次——直到克莱尔危言耸听,告诉他们每个人之后都有败选危险,让议员们人人自危……

图片 21

弗兰克对此完全是成竹在胸的表情,“吃定你们了”。

与此同时,俄罗斯趁着美国权力交接的混乱期,占领了在南极洲的科考设施,克莱尔和维克托通话后没有结果,原本都准备对俄罗斯做出制裁了,而维克托却表示手上有麦卡伦,让下木夫妇一下子被束住了手脚。

图片 22

另一方面,罗梅罗与马克开始接洽,马克也让威尔与黑人党团接洽,但康威夫妇已经挡不住这样的工作强度了。

之后,威尔和黑人党团谈崩,充分暴露了他没有耐性和手腕的缺陷,甚至还在返程的飞机上乱发脾气,怒怼马克,并且留下了干扰飞行员的录音把柄……

图片 23

一方面,威尔因迟迟无法就任总统感到焦虑,另一方面,他还要被合作伙伴布洛哈特的得势弄得心烦意乱。

接着威尔又出昏招,在电话里对议长出言不逊,马克让他道歉,威尔却不屑地甩手走人……

面对如此扶不上墙的烂泥,向来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马克,开始和下木夫妇接触。

图片 24

不过,接头归接头,弗兰克依然不同意克莱尔轻易和马克达成协议。在这档口上,他们发现了艾哈迈德的踪迹……

可就在此时,突然出现了新危机:一辆携带放射性物质的卡车失踪了。

克莱尔、弗兰克、道格、凯茜等要员全部进入地堡,关键时期白宫群龙无首,非常被动,形势已陷入方寸大乱的边缘。

图片 25

面对如此大的威胁,弗兰克仍然不愿这么早开始疏散华盛顿,因为随之而来的恐慌和混乱,会提前结束下木夫妇的政治生命。

这时,负责国际贸易的商务部副部长简·戴维斯慢慢进入了他们的视线,这个不起眼的老女人安全权限很高,而且行事神秘,颇有能耐,她表示自己另有门路打探消息:“我有来自国外私人承包商的信息,艾哈迈德在大马士革……但没人今天能逮住他,或在选举前逮住他。”

图片 26

卡车失踪很可能与ICO无关,莫里森局长留在了地面办公室,极力主张疏散的布雷格将军和布洛哈特是同届,等听见布洛哈特的录音时,下木夫妇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弗兰克冲出了地堡。

“某个人或者某些人,今天想把我和夫人困住地下,好让我们输掉大选。”对着强势的弗兰克,心虚的莫里森局长吐露了真言。

图片 27

弗兰克更是直言不讳:“这就是一次明明白白的政变未遂,我不知道你涉入有多深,但你必须化解它。”

于是,卡车被找到了,也证实ICO并没有参与其中。诡计被戳穿的布雷格将军被逼辞职,但他拒绝供出其他同谋。

原本下木夫妇还有些忐忑,可对手也出这种阴招,恰恰证明对方同样心虚和恐惧,反而助长了他们的信心。

图片 28

因此,弗兰克对之后参加“极乐之地”的聚会更是志在必得,因为,他只要再争取一个州的选票就够了,而那些非富即贵的大鳄能帮他实现愿望。

在聚会上,弗兰克知道了雷蒙德曾是威尔的主要捐助者,而现在对手把布洛哈特当做了重点扶持对象……而弗兰克的一番“推销”言论,把将军怼地哑口无言。

图片 29

总统候选人是个绣花枕头,副总统人选除了可控也不会带来什么惊喜,本该对弗兰克不利的聚会,反而让他又扳回一城。

终于,本杰明·格兰特决心倒戈,他直言和塔斯克的交易是个错误,康威虽然是朋友,可他赢了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图片 30

本杰明拿出了康威的的录音,助弗兰克一臂之力。

天上还真掉馅饼了,对此下木夫妇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使用录音,投票已经迫在眉睫,放着这么好的黑料不用简直暴殄天物。

图片 31

不过他们先要“搞定”马克。在一条条“不利”的证据和条件下,马克也决定正式向下木夫妇“投诚”。

为表忠心,马克调转枪口可谓干脆利落,他计划先打击威尔,等布洛哈特出面支持他时,再用将军自己抗命的录音扳倒他,接着就赢定了。

图片 32

在这场并不算长久的加时赛中,下木夫妇其实算不上做好、做到了多少事情,更多是靠着对手昏招迭出,抗压不住而获得了胜利。

关键是,那些始终远离权力风暴核心但却两边下注永不会输的权贵,刺激了弗兰克内心更大的野望。

3、大混战

康威败选,安德伍德夫妇将分别以正副总统的身份继续在白宫坐镇四年。

弗兰克此时春风得意,依然恩威并施,正式接受内阁成员们的辞呈,解散旧内阁,然后马上用原班人马建立了新内阁,开始其“百日改革”。

图片 33

同时,莉安被“清理出局”,马克·厄舍被任命为总统特别顾问。

为弗兰克出力颇多的罗梅罗已经威胁到了乌麦克的地位,用道格的话说:“他能查出你账单有问题,而且四年后拉丁裔选民更多,他是未来。”

正因为有能力、有前途,罗梅罗也趁机狮子大开口,不但要求弗兰克为他扩大医保,还要两个就职典礼的座位。“两个位置,一句话”听上去不难,弗兰克爽快“答应”了。

图片 34

然后,弗兰克在宣誓典礼上直截了当地表示不会扩大医保,当面羞辱了自信心爆棚的罗梅罗,他只要绝对忠诚的人。

气急败坏的罗梅罗暴跳如雷,还准备付出实际行动——他要煽动共和党人重启宣战委员会,调查总统。

图片 35

之前委员会就只是暂时冻结,有了罗梅罗的振臂一呼,这股反对势力立马死灰复燃。

而在先前美俄关于俄罗斯科考船的救援博弈中,维克托再次利用麦卡伦所知道的信息,拿隐秘资料威胁克莱尔,这更坚定了他们要把麦卡伦抓回来的决心。

抓住凯特采访的空隙,麦卡伦连打电话给莉安让她赶紧跑路,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算计了。

图片 36

正因为最亲的人还执迷不悟地替下木夫妇办事,所以麦卡伦注定要被转移。

为了寻求足够有力的证人,调查委员会先是找上了杰姬·夏普,马克擅作主张解决了问题,让她闭口不谈,但这行为已经激起了下木夫妇的忌惮。

图片 37

针对最大的威胁罗梅罗,马克却不那么“卖力”了,从言谈看来,依旧是两边下注的做派。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委员会紧接着找上了被弗兰克拉下宝座的前总统沃克。马克再次坚称自己可以搞定沃克,貌似他又成功了。

图片 38

然而,弗兰克擅自去和沃克见面,还聊了一通之后,原本打算保持沉默的沃克改变了主意。

沃克不顾律师的劝阻,当场表示愿意配合回答所有提问,直接把接受来自中国资金影响美国大选的事情说成了弗兰克的主意。

图片 39

本来尚可安坐无忧的弗兰克,现在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而且,追查了许久的汉默施密特也找上了道格……

对下木夫妇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麦卡伦被灭口了,他和科考船上物理学家撒德·彼特森两人的资料,一块儿被简·戴维斯碎成了齑粉。

沃克作证后,众人一起商讨如何解决危机,克莱尔认同马克的意见,让弗兰克接受国会谴责。

图片 40

弗兰克则根本无法接受这份“羞辱”。

与此同时,汉默施密特收到了进一步线索,却苦于没有消息源,只能发给头条网来爆料,揭发弗兰克“在大选期间抓捕访美穆斯林妨碍民众投票”。

这一惊天爆料意味着白宫内部出现了叛徒,大乱的同时,却顺利让道格和格林开始对所有人实施监控。

图片 41

罗梅罗已进入了司法委员会,马克开始建议克莱尔与弗兰克保持距离。

为了安全,克莱尔也赶走了情人汤姆;弗兰克众叛亲离,越来越多人想走,甚至连博奇和乌麦克这些铁杆也萌生了退意……

道格不仅要应付针对自己的调查,还得去找莉安,向她要麦卡伦送她的临终礼物。

图片 42

或许是命运相似,两人之间意外打开了一扇大门……

下木夫妇四处监听白宫要员,感受到这种恐怖气氛的凯茜,也暗示愿意与罗梅罗合作。

还没缓口气,白宫又有人爆料“弗兰克为关闭投票中心找理由”,形势所迫,凯茜一离开弗兰克的办公室,便正面表态入伙。

图片 43

不管怎么看,弗兰克这艘“大船”都已经四处漏水,即将沉没了,此时他也同意要保全克莱尔,为将来做打算。

又一批证据送到了《先驱报》。

凯茜的反水,让原本慢慢下沉的巨轮立刻又破了个大口子,弗兰克显然不愿看到这点,在劝说凯茜无果后,直接在监控的盲点把她推下了楼梯,生死不知……

图片 44

为了以乱制乱,弗兰克大张旗鼓地介入了叙利亚冲突,进一步搅浑了沸水。

另一方面,“神秘人”继续向汉默施密特爆料,以前都是寄东西,这回直接打电话,不光说了麦卡伦的事情,还直言道格杀了佐伊·巴恩斯。

图片 45

调查方向被引向道格之后,下木夫妇邀请道格共进晚餐,让他顶包背锅,揽下重罪。

而被赶离白宫的汤姆,留下了他记录真实经历的文稿,这意味着他成为了不折不扣的隐患。为此,克莱尔在马克安排的小屋内见了汤姆最后一面,并在交媾时毒杀了他。

图片 46

已经到了危及生死的最后关头,马克终于给出了罗梅罗的把柄,然而弗兰克却突然愿意去出面作证了——

直言“我有罪”,把所有人都拉下了水,称大家都有罪,是体系有问题,“你们需要我这样的守门人,因为你们知道我会不惜一切,你们都喜欢这样,参与其中,并从中获利……所以我不要再参与其中了,我不要再替你们背负骂名了,你们都已经利用我太久了,所以派对结束,旅程结束,我太尊重这一职位,不能允许这继续下去,所以我要向委员会和全国人民宣布,明晚6点起,我将辞去美国总统一职。”

图片 47

一石激起千层浪,弗兰克的非引咎辞职不但惊动了朝野,更是震惊了举国上下。

原本罗梅罗会乘胜追击,继续咬着弗兰克不放,然而弗兰克在事后放出了“罗谢尔”的威胁,这一把柄让罗梅罗彻底消停了下来。

图片 48

回去之后,由于弗兰克事先没有任何预警和计划,方寸大乱的克莱尔对弗兰克大发雷霆。

此刻,弗兰克终于坦白交代了一切:“我制造了这混乱,能获取好处,所有事情都是计划好的。”

随后他又承认自己是泄密者,他一直在道格的帮助下给汉默施密特放料,“如果你在别人之前扳倒自己,你就能控制这个过程了。”

图片 49

弗兰克的胆大妄为打乱了一切,原本的班底也四散而开。

颇为讽刺的是,因为下木夫妇知道了莉安手上的东西,所以把她请回了权力中枢,甚至在免去道格职务后,让莉安当上了幕僚长,还让她去给道格下离开白宫的最后通牒——

图片 50

然而等简骗取了莉安最后的信任,让她把手上东西交出来后,莉安立刻又被免职,并且稀里糊涂地成了弗兰克手下的冤魂。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所有情况都在弗兰克的掌握之中,离开白宫后,他将去追求真正的权力,与克莱尔里外结合,彻底掌控白宫。

图片 51

剩下唯一要做的,就是让克莱尔赦免自己了。奇怪的是,本该万事好商量的两夫妻,却在此时闹出了最诡异的别扭……

为了争取赦免,弗兰克放言“你要不答应,我只能收回辞职声明”。而后,克莱尔还是有模有样地正式答应了。

图片 52

在简的帮助下,美军终于击毙了ICO首领艾哈迈德,克莱尔作为接任总统,第一次发表全国讲话就送上了一份大礼——然而她却始终没有提到赦免弗兰克的只言片语。

之后,弗兰克打来电话,克莱尔拒接。

下木夫妇之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裂痕,而且这一次,恐怕再也没有愈合的机会了。

第一篇结束,还有三篇~欢迎大家也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陆冠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