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用來形容古美門是再恰當不過

        刑偵、豪門、律政是我最不願意看的三類劇。靈如脫兔的身手、富可敵國的家産、心思縝密的推理并不屬於本人的配置,觀影後徒然覺得“人艱不拆”,只能默想百年之後同為春泥,也就沒有了苛責自己的意思。
        最近卻意外地愛看《Legal
High》,講述在金錢之輪的運轉下以全勝為目標的“惡毒律師”古美門研介與標配助手、正義的化身黛真知子的故事。古美門與真知子在案件的理解上時常相左,但卻憑藉受法律保護的言論自由為最低底線,無情撕裂對手每一寸有關美好的想像,從而贏下數多有悖世俗倫理卻合乎法律現實的案件。
        片名“Legal
High”原意是指既不僭越法律界限,又能將精神快感無限放大的各種行為,尤指合法吸食大麻。放在劇中看,很難不懷疑主角古美門是不是用全身毛孔吸食過了大麻,不僅在法庭上可以上躥下跳、在法官眼皮下上演庭間百老匯,攻擊對手花樣百出的他總是能一擊至痛,同時把卑鄙的嘴臉用法律的現實性完美掩護,既讓人恨之入骨卻又無法有何非言。“似狂非狂”用來形容古美門是再恰當不過。
        在法律框架下的任何交易都是可以實現的,任何交易都是雙方條件的交換,這也是古美門所貫徹的一條“真理”。正如一代爛片《NIKITA》裡面提到的:“一切事情都好商量,只是對方出價的問題。”所以主辯律師與委託人達成“酬勞一億日元外加‘高速旋轉攻三點式’服務”也是你情我願的情況下不容他人干涉。
        探索法與情界限的話題並不針對該劇的收視人群,或許這部無稽之作更像是一服解剖情感與行為深處動因的催化劑,對於陰謀論的無限放大也讓人看了著實後背冒汗。說實話很多情況下,很多陰謀大家不是想不到,而是在很快的靈光閃現後不由覺得“這種事情一定不可能發生”,在內心篩去了所有實現率接近零但又非零的可能性。在古美門手中逆轉的大多案件都是在這一點上峰迴路轉,當然功勞少不了他的私用忍者加賀蘭丸:往受害人所居大廈的其他住戶家裡放進藥瓶、教唆隱瞞整容事實的妻子佯裝懷孕又當場拆穿、偷拍童星媽媽在男招待懷中尋歡作樂……手段並非光明磊落而挖掘出的事實卻又如此擲地有聲,法官估計也了解了古美門的手段,所以從來不會提出“你的照片是哪來的?”這樣的發問。而變本加厲的毒舌更是挑起所有人心中不願意承認、但卻實際存在的陰暗面。
舉例說明:“比起結果來說,過程才比較重要”……才不會好嗎!我們要看的就是結果,過程什麼的又不是早上九點鐘的料理節目。就算是料理節目,難道每一步都做得都很漂亮,最後呈上的卻是比流浪漢之食還無法挑起食慾的東西,這樣也沒有關係嗎?當然如果你感動地流著眼淚滿心歡喜地把做失敗的一堆垃圾吃進去我也完全沒有關係,因為過程比較重要嘛。結果的重要性就如同懷胎十月生出來是個健康孩子還是畸形兒童的區別,當然如果生出來的是個畸形兒童,你也可以買通護士把孩子掉包成白玉童子,你只需要養大你的孩子,過去的事情全部忘記就好。
古美門歇斯底裡地證明他每一個瘋狂的觀點時,如果其他人不是這樣想的話,大概早已不是言語暴力而是拳腳相加了吧。大多數人都默認的陳述,也就是他們心底所想卻又不敢承認的事實。即便是故意掩蓋也是徒勞,因為心底沉著一塊石頭的人是沒辦法自由行動的,有弱點的人和防守之位是多麼相襯,只有戳破了那些不得見人的弱點,方可從自己中得到釋放,而誰又不想這份解放呢?
所以這麼多人看著古美門“胡作非為”,實際上是放縱自己嗑上這一劑精神的興奮劑,而自己尚可遊離責任之外,近似於奢獲治外法權一般。畢竟,藥磕是磕了,但自己嗨得很有技術,頭腦清醒到還能感受公然嗑藥的額外快感。如果磕過了頭,自己昏死在那里,經歷過的人都該知道好時光沒那麼多,在後期幾乎都是被不適所圍繞。
近來還是有朋友邀約,說“Joint is way healthier than
alcohol!”我想想算了,一是近來真的沒需要,二是我真的技術沒那麼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