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如同毒药一般浸染了父亲和丈夫谦卑而虚脱的性灵

    月缺了圆,葳蕤的光华倾诉着离别的怨。

    厚子不慎杀害了意图在大阪谋求发展的丈夫,他问她要房产证的时候她想起了在她幼时上吊自杀的父亲,和母亲一样,她持刀相逼。

    厚子的眼神刚毅且充盈了傲气。

    不可忍受的,是大阪这座城的浮躁,如同毒药一般浸染了父亲和丈夫谦卑而虚脱的性灵。

    在这金钱主宰的世界里,消失的是恩义,动魄惊心的是异化了的情,不可避免的,走向凄厉和灭亡。

    在杀害了丈夫之后,厚子抱着他的头失声,从而将香水的味道留在他的头颅,使得警察侦破案件之时得到几分契机。

    罪恶的酿造,正是兜兜转转中的贪念和妄求,抛离了阳光和自由,异化了的灵心能有几分舒畅?厚子不能理解的,是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男人过度的野心。她所期待的是无为的理念和素朴的轻盈之气。

    那些远离了绵渺之境的泥沙俱下,让她的目光充满了叹息,心灵充斥着的丰沛淋漓的爱被怨念埋葬,梦幻主义的光华被封闭的空间躲藏。

    人的生命观如何能被狭隘的情感掠夺?都市化的进程伴随病态心理的抗拒,吾们所匮乏的是那多情而灵异的吻,在对都市病的关照下可以摒弃一颗无情自私的虚妄自尊心,啜泣了的孤独不会总将华年辜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